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信息分類  
 熱點資訊
 東方快訊
 辦公風水專欄
 近期工程
 裝飾課堂
 特色服務專區
 快速消防報批
 客戶感言
 行業規范
 風水策劃
 服務體系
  熱點資訊  
辦公室風水吉祥物介紹
別墅裝修風水之范例
裝修旺季-裝修環保不能忘
別墅裝修之飾品6大布置技巧
北京裝修改造工程消防報審需要資料
北京裝修公司-裝修合同輕松簽
辦公室鮮花切忌不要胡亂擺放
別墅風水中兒童房的裝修和裝飾
11招必看家居風水 招財美宅
辦公室風水講究 當心八大漏財風水
好風水帶來滾滾財運
屬雞的馬年辦公室風水要注意什么

  辦公風水專欄   當前位置:首頁 > 辦公風水專欄
許國遠公正客觀評價中華傳統風水文化
發布:北京東方飾典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11-10-05 瀏覽:1921次
社會各界賢達、女士們、先生們:
中國傳統文化的豐富內涵,至今還有許多有待于我們加以發掘的寶貴東西,其中風水就是我們中國獨特的國粹。當你翻閱字典時你會發現,風水一詞,在世界各國的詞匯里你是找不到的,它是我們中華民族古老的、優秀的,續四大發明后又一偉大發明的文化瑰寶之一。它在改善人民的居住環境,規劃建設城鎮,弘揚中華文化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但遺憾的是,在風水的故鄉:中國,風水依然不能作為一門學科登上大雅之堂,而我們對風水的提倡還多為民間行為。這實則一件憾事。其實早在我們自己把風水丟到一邊時而國外的學者卻把它撿了起來,并把它當作一種東方的科學去研究。如:美國著名的伯克利大學在1973年就開始招風水學的博士研究生。日本有2200所大學,其中110所大學都正式地開風水班。英國著名科學史家李約瑟稱:“中國古代風水為“準科學,是中國古代的景觀建筑學,包含著一種美學成分”;美國城市規劃權威凱文.林奇說:“風水理論是一門前途無量的學問”。而韓國,從2003年開始,韓國對“中國風水”進行了重新梳理,并以政府行為啟動了“整體風水地理”項目,還將其列為韓國國家遺產名錄和申報世界遺產項目。該項目由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院主持,是聯合數十位不同領域的專家進行的國家級項目。國人聞訊后開始著急起來,對此,網友熱議中國風水不能像端午節那樣落入韓國之手,希望我們政府把"申遺"盡快提出來,同時也要保持對風水文化的科學態度,以免落入迷信陷阱,要讓風水文化有序地發展,成為中華文化的組成部分。另一位網友也認為:“搶走了中國的端午節之后,韓國人更加肆無忌憚了,連風水的主意也動了。”他說:“‘整體風水地理’的實物資料和相關文獻資料表明韓國風水起源于中國的明朝時期,現在到來趁火打劫了。”華東師范大學張志哲教授也急了:“難道風水起源的中國還要重犯端午節這個文化遺產被人搶走的錯誤嗎?”。那到底風水是迷信還是科學,或者是兼而有之?對此有些感言,按捺不住,陳述如下:
第一、要正確認識風水
中國風水的內容,是因時間和空間的不同而不同,它的概念也就因時間和空間而有異。
中國風水發展基本上與一切事物的質量互變,否定的否定向高層發展有所不同,而是量益而質損,即風水術增多而其質不斷下降。以風水概念而論。
“風水”一詞,最早出現于晉郭璞《葬書》。唐末楊筠松在贛州授徒傳術,唐、宋、元時期的風水概念是“……氣行也,因地之勢,氣聚也,因勢之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謂之風水” 。該時期的風水概念是純正的,反映了風水的本來面目。
《四庫〈葬書〉提要》說“經術士增益,有二十篇之多,經蔡元定刪為八篇”,增益“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的謬論。元代吳澄“病蔡八篇之蕪雜,將至純者改編為《內篇》,半純半雜者為《外篇》,當去而姑存者為《雜篇》,并增益“葬乾、葬坤……”等八葬。
故而元、明、清時期的風水概念如《辭源》所云:“經曰: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謂之風水”,因而導致以“避風界水”為風水,引起風水術的大亂。
更有甚者,明末蔣大鴻居心不良,自欺欺人地首創什么三元大玄空,搞得風水的概念更糊涂,出現了什么“頭等地理看星斗,二等地理看水口,三等地理滿山走”的謬語,將風水導入死胡同。因此,清代迄今,中國風水演變為江湖化。故而《辭海》云“:風水,又稱堪輿,一種迷信。”正確地反映了當今的風水實質,以至朝野都怕提風水二字。其實“風水”本不是迷信,而是唯物辯證的、科學的。
哪到底什么才是正確的風水概念呢?
“風水”這個概念是晉代文學家、訓詁學家、風水鼻祖郭璞首創的。郭璞所說的概念,才是唯一的正確的概念。其撰《葬書》的主旨是乘生氣。因此,要了解何謂風水,首先就要了解什么是生氣?
何謂“生氣”呢?(附圖)
 晉郭璞《葬書·原著》開章說:“葬者,藏也,乘生氣也”
 《原著》云:“夫陰陽之氣,噫而為風,升而為云,降而為雨,行乎地中,謂之生氣。”“土者,氣之母,有土斯有氣。氣者,水之母,有氣斯有水。”“陰陽沖和,五土四備”、“五土四備,二吉也”。
  綜合上述的內容,我們知道,所謂生氣,就是陰陽氣(即《周易》學說里的“太極生兩儀”的兩儀,也即唯物論中說的“對立統一”的雙方。《周易》的陰陽學說是《葬書》乘生氣的指導綱領,《葬書》乘生氣是《周易》陰陽學的具體實踐。“乘生氣”是世界萬物發生發展的永恒定律。由于生氣生萬物,宇宙空間的星球,也屬于萬物之一,由此又可理解為地球是太極,宇宙空間也是太極,這樣大太極生小太極,周而復始,就構成了整個宇宙世界。因此,《葬書》的理論是符合客觀存在的)。這種陰陽氣,噫噎出來便是風,上升則為云,遇冷下降,成為雨,而是發生、發展、運動、變化于地(球)中的,謂之生氣,它的組成,就是“土生氣,氣生水”即是土和水。什么土呢?從“五土四備”、“備具五色”,可知是五土。所謂五土,是古人把所有元素,包括沒有發現的在內,歸納為金、木、水、火、土五類,即是說:生氣是元素和水的混合物。
  《原著》還說“生氣行乎地中,發而生乎萬物”。又說“土行氣行,物因以生。”由此可知,生氣的功能是發生世界萬物的,而且它生萬物是因五土(元素)的運動變化(土行),陰陽氣的對立,斗爭而產生萬物(物因以生)。綜合上述內容:所謂生氣,就是發生發展運動變化于地(球)中的陰陽氣,發生世界萬物的五土和水(元素和水)(H2O)的混合物因此,地球世界是生氣的世界。
何謂風水呢?
《葬書》說:“……氣行乎地中。氣行也,因地之勢(注)。氣聚也,因勢之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謂之風水。”
其意是說,發生、發展、運動變化于地(球)中的生氣(氣行乎地中),它的運動變化是因地之勢。它的聚集是因勢之止。那么“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的“使”,就稱之為風水了。要“使”,人們必須采取相應的措施。
采取什么措施呢?首先要了解生氣聚和行的情況,即要知道聚和行的規律,故而要進行勘察。勘察后的數據要進行分析研究,然后就是使用某種形式或手段,如陰宅的建墳墓及佛教的葬塔等,陽宅的建住房、商店、工廠等,以達到“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的目的。因此,勘察、研究、分析、規劃、設計以及人們的行為的總過程,就稱之為風水。這與建筑仿佛是相似或可說是一碼事,古之“構木為巢”,既是原始風水,亦是原始建筑。所謂建筑,《辭海》載:“建筑是建筑物和構筑物的通稱”,“建筑物,一般主要供人們進行生產生活或其它活動的房屋或場所。”“構筑物通稱建筑,一般指人們不直接在內進行生活和生產的場所。”因此,建筑物,就是前述的陰宅和陽宅等,構筑物即是園林建筑和交通設施等。我們用一句話總結為:“風水者,建筑也。建筑者,亦風水也。二者,一也”。以陰陽宅而言,選擇優良環境,就是取“外氣所以聚內氣”,避“外氣橫行,內氣止生”,陰宅護土、陽宅護墻就是“行之使有止,聚之使不散也”。但是當今的建筑有部份已不是古代風水,當今的“風水”也不是古代的建筑。當今的建筑師有部分不像唐宋的風水師,當今的“風水”師也不是當今的建筑師。這是何故呢?主要的原因沒有深入研究郭璞、楊筠松風水而已。若論風水與建筑二者的關系,風水應是建筑的理論主導,而建筑應屬于風水的施工罷了。
第二、如何看待當代的風水現狀?
我與恩師都曾驗證過“自清代起迄今發現的純正的,唯物辨證的郭楊風水師是很少了。茲略舉事實來說明這個問題。
、自清代迄今制造的羅盤,無論在方位方面,諸層次的排列方面,或者是各派風水法的內容方面,都或多或少有差錯,例如先天坤卦和后天坎卦,本屬土圭北,而所有羅盤都設在磁針北。三四百年來竟無一個風水師知道它的錯誤。
二、恩師李老60余年來,看過的陰陽宅不計其數,僅發現左宗棠的出生地陰錯的陽宅、福建連江某狀元的祖地陽差陰錯的陰宅、林森的出生地陽差的陽宅、蔣母龍真穴的陰宅、毛主席出生地龍真穴的的真正帝王先天風水陽宅等五位風水師是真正懂風水的。沒有發現的除外,說明當今的真風水師太少了。
清代羅國楨著《羅經解定》,王道亭著《羅經透解》,除先后天卦位錯立方位外,把地盤三七、天盤和人盤二八共一線的分金,說什么要進行加減。由此可見,清代迄今,認識羅盤的風水師寥寥無幾。
三、馬王堆漢墓,發掘后是經過許許多多的風水名家和風水研究者參觀驗證,都說其方位不是如故宮的正子午,而偏了二、三度,是因為墓主不是皇帝而偏的。經驗證三號墓的座向,正屬秦漢八宅相宅相墓風水術的坎宅,為土圭北,與磁針北差7.5度(春分、秋分)。據有資料說秦始皇墓是坐西朝東,是屬于八宅之一的兌宅。從這一點也可說明風水先生懂風水的人少之又少。
四、尤甚者,社會人士都認為北京故宮有什么中軸線是磁子午方位,經我本人用羅盤測定故宮水口天盤丙午宮,屬水局,所扦為子山午向兼癸丁,庚子土穴(水土同局),屬郭楊曾風水術,應北偏西4.6度。今查聯合科技網的資料,認定北偏西3.6度;夔中羽(中國測繪科學研究院研究員)認定是北偏西2.2度都與盛應新所測相近。可證,認為故宮的中軸線是正磁子午是錯誤的。這是更能說明清代迄今很少有認識羅盤的風水師的鐵證。所謂中軸線,也并非風水術有什么“中軸線”的風水術法,而是風水立向布局,而形成的。
五、從現在仍有那么多良好的陰宅穴場來看,幾百年來,風水師群體中真正懂風水術的人非常之少。恩師曾經在福建一帶做風水期間,點了許多好穴場。前些年,恩師為深圳天后博物館長龍輝先生令尊點了一個陰穴,此穴就在大路旁,然而自清朝至今三百五十多年來,此穴沒被發現,也足夠說明清代迄今很少真郭楊風水師。
六、清代大學者《四庫全書》的總撰官紀昀與同事在整理風水時也聞不到風水的氣味。《四庫術數類叢書》收集了風水典籍十一部,其中竟出現九部偽典,其余二部,一部是蔡元定《發微論》,由于其理學地位高,無人敢動。另一部是賴文俊《催官篇》,因其奧秘難以解釋而無人篡改。九部偽典是:
(1)《青囊奧語》,其原文“坤壬乙,巨門從頭出,艮丙辛,位位是破軍……。”與楊公137字《青囊奧語》“坤壬乙,文曲從頭出。艮丙辛,位位是廉貞……”完全不一樣。尤以其首段尾文,楊公的是“金龍,一經,一緯義不同。”此《奧語》為“認金龍,一經一緯義不同”,非但與楊公《奧語》有異,而且文意不通。其內容是無法釋義,而是自欺欺人的騙世之文,顯系為蔣大鴻所撰。
(2)《宅經》論術數,其中毫無術數義理,是一本日家的修方書,不屬風水典籍,其文辭如“犯者害命坐人”、“次子婦命坐”是不通文理的。
(3)《葬書》為元吳澄繼宋蔡元定誤刪誤釋的三篇本,除蔡增益“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的謬論外,吳又增益“葬乾、葬坤……”等八葬,均有違《葬書原著》乘生氣的主旨。
(4)《撼龍經》全篇文章重三倒四欠通順,對形法毫無認識,如“高山如何住得龍”把山與龍分為兩個概念,“龍欲奪脈是鬼氣”,龍不可能奪什么脈,也沒有什么鬼氣。特別是其對理法,連五行生克也不懂,如“火星起于廉貞位,生出貪狼由此勢”,廉貞屬火貪狼屬木,豈是火生木,文意也欠通,是冒楊公撰的。
(5)《疑龍經》,其中有少數文辭符合郭楊風水形法,絕大部是信口開河,重三倒四,言不由衷。對干龍支龍都無法識別,如“尋得星峰卻是支”意味著支龍沒有峰。“正龍身上不生峰”又認為干龍沒有峰。因此《撼龍經》和《疑龍經》都是冒楊公的偽典,其成書年代不會早于明末清初,都屬冒楊公所撰。
(6)《葬法倒杖》,所論倒杖法,除順杖宜于乘生氣外,其余都不宜乘生氣,特別是所謂“離杖”,離開“聚而不散,行而有止”之點,還能乘生氣嗎?尤屬荒唐。明代徐試可(1573-1692)《天機會元》錄有此書,因而其成書年代是宋末明初。
(7)《青囊序》其中所云“不問坐山與來水,但逢死氣皆無取”是不理解生氣的。“共成四十有八局”,是與郭楊曾風水的六十局不符合。“陰山陰向,陽山陽向”,是輔星卦法。“生出克出名為退……”是進退神水法。“山靜水動”,是以山(龍)為陰,而水屬陽,與郭楊風水“龍陽水陰”相背……,顯系非楊筠松或曾文辿所撰,而是明清時江湖風水師的產物。
(8)《天玉經》是一篇江西之法的大雜貨堆,既有郭楊曾古法,也有郭楊胡“新法”。既有王趙雙山三合法,也有二徐正五行法,其《外篇》全屬四經五行法,曾文辿撰有《天玉經序》,可證楊公撰有《天玉經》。《四庫提要》所云“楊曾”二家書,無《天玉經》之名,顯屬不確。
(9)《靈城精義》,是理學家的“風水”說,全篇論理學“氣”,抽象得很。
卷上《形氣章正訣》,即形法。所論對風水毫無認識,多與《葬書原著》相悖。如“石乘煞氣”,有違“石山不宜葬”。“龍穴分生死”,有悖生氣的概念……。
卷下《理氣章正訣》,即理法。開章有誤,其云“地無精氣,以星光為精光。地無吉兇,以星氣為吉兇。”簡直毫無風水知識,全為理學的所謂“星氣”,其論吉兇以向為主,不符合郭揚風水。
全篇在形式上分為撰文和釋義,文辭堪稱雅馴,其引用書目二十二種中有蔡西山,即蔡元定南宋人,撰《發微論》。在釋文中有稱“吳公”,是指吳澄元代人。因而其成書當為元代以后。其理法乘星氣。以向為主,當屬明末清初。非唐何溥撰(其署名為何溥)。
七、司馬南先生和xxx先生曾在齊魯電視臺的辯論,從他們所談及的內容,就充分暴露了xxx是不認識羅盤的江湖“風水”先生的真面貌,同時也顯示了xxx先生不理解郭楊唯物辯證風水的實質。【樂活網
  上一篇:許國遠講“風水文化”升華現代建筑的核心價值和附加值
  下一篇:楊救貧(北京)建筑堪輿文化俱樂部成員履歷表
公司地址:北京市右安門大街玉林東里一區16號樓6單元102室
電話:13810852116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c)2010-2011 北京東方飾典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